倒扁的政治命數,不要不信邪!


高達宏2006/10/06


 有時候許多的巧合讓人覺得實在太不可思議,在政治上很少人談政治命數,筆者偶爾也看看風水、面相、手相、姓名學、文王八卦、命理的書籍,這次的施明德倒扁有著許多的事項,讓筆者興起了算算政治命理的興趣,因此將之收集論述成章。

 這不是嚴肅的政治論述,希望讀者將之當作筆者談笑之作,倒底是:

 「算命先生最膨風,
  說南說北說西東,
  若是真正有神通,
  覓塊龍穴葬乃翁。」(父親葬龍穴,他應該當皇帝了)

 大家聽聽就好,當作政治笑話,千萬不要認真。


 一˙水扁:

 有個朋友說:陳水扁這個名字就是有個「扁」字,所以自從當了總統以後老是被人扁。這話說得頗有幾分道理。

 筆者覺得除此之外,這個「水」字,相當柔軟,世間最軟的莫過於水,所以,陳水扁總統在面對對手打壓的時候,大部分的時間都是採取不作為的方式來應對,從「兩顆子彈」就一直是如此,柔軟雖然可以避免更大的衝突,不過,卻讓事情沒完沒了。

 此外,就拆字來看,扁字加個人就變成「偏」,別人走偏了,陳水扁也跟著倒楣,陳哲男、趙建銘就是實例。

 不過,水有個特性就是不怕打,不論怎麼打,只要一停就會恢復原狀,所以就命格來看,是有驚無險。

 此外,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先生的「英」是花中之精,有時引申為花,「水」利「花」,有了陳水扁,二人相輔相成,馬英九應該大發,但是,馬英九卻倒扁、罷扁,便成了拒水,花缺水則枯萎,以姓名學的相剋相生來看,對馬英九不利。


 二˙馬英九陪坐:

 當施明德靜坐在總統府前展開之後,馬英九前往致意,原本致意即可,但偏偏馬英九卻陪著施明德坐了十五分鐘。

 馬英九這一坐,等於是離主格而就偏格、副格。對於志在一國之尊的總統之位的人來說,這是個不好的現象。

 當年,宋楚瑜在馬英九第二次競選台北市長之時,往地上一跪,筆者就指出在氣勢流失之際雙膝落地,位格盡失,宋楚瑜今後將不可能再擔任主官。

 馬英九不是不能陪坐,而是要看氣勢走向,在自己氣盛之時不論到那裡去都是主格,並不妨,但是,當時施明德的氣勢正盛,而且言語之間對馬英九視若無物,馬英九卻自行前去陪坐,當然會弱了自己的位格。


 三˙倒扁手勢:

 民進黨主席游錫堃先生說,倒扁手勢不好,會帶衰。

 筆者第一次看到倒扁的符號,一個拇指向下的手勢,就有這樣的感覺。

 後來看到倒扁的活動場面,一群人,台上的人向台下的人做出拇指向下的手勢,台下的人向台上的人做出拇指向下的手勢,大家比來比去,成了你倒我倒他倒,大家一起倒。

 這個手勢,正確的做法應該是向著你要倒的人做,而不是向著自己的人做。

 所以,圍城之戰的高潮過了,陳水扁還沒倒。

 施明德經常被數十萬人,比著拇指向下的手勢,對命宮的衝擊相當大,因此,施明德的健康情況可能會快速惡化。

 事實上,施明德原有肝腫瘤,加上「花開遍地」巡迴倒扁的勞累,身體若是出狀況並不意外。


 四˙馬革裹施:

 綠營北市議員在質詢馬英九時提出了「馬革裹施」,以此觸馬英九的霉頭,馬英九聞言大發雷霆。馬英九大概很少碰算命、拆字這些東西,才會有這種反應。

 馬革裹施,裹的是施,也就是施明德,並不是馬英九,所以,該生氣的是施明德,而不是馬英九。

 以字意來看,施明德碰到馬英九,鐵死。不過,馬英九碰到施明德,雖然沒有大難,也得脫一層皮,馬革正是馬皮也。


 五˙鞭施洩憤:

 在反倒扁的行動中,有人作了施明德的布偶進行鞭打,被媒體以「鞭屍洩憤」來形容。其實,說這話的人有點惡毒,如果是「鞭施」,那只是「打打施明德」,並不嚴重,但是,以音引意,成為「鞭屍洩憤」,那可就是要讓施明德「死了都不得安寧」。

 命理學中有著不提不上,提了就動了氣運的說法。說白話一點,就是氣運有時候是不碰不動,碰了才動。

 這次施明德發動百萬人倒扁,一開始就大談殉道,自己又有肝腫瘤,如今又遇到「馬革裹施」、「鞭施」的說法,所以,兆頭相當不好。「十」失音則成「施」,「十失施」,施明德恐怕必須特別留意十月。


 六˙天下已死:

 這次施明德倒扁最巧合、最不可思議的一件事,應該是這一件了。

 施明德展開「花開遍地」全台巡迴倒扁,各縣市為了防止倒扁挺扁發生衝突,都動員了大量員警。雲林縣虎尾警分局偵查隊長劉天下,於值勤時因主動脈剝離、破裂導致昏迷,經送往台大醫院雲林分院急救,卻不幸宣告不治,令人十分錯愕與難過。

 劉天下先生敬忠職守,任勞任怨,在生時屢破大案,值得全體台灣人給予最高尊敬,我們所有的人都應該為劉天下先生的因公殉職誌哀,安慰遺族。因此,必須特別聲明,這裡的說法並不是對劉天下先生的不敬。

 施明德這次最後的重頭戲就是「圍攻天下」。結果第一個因公殉職的人,竟然名字就叫做「天下」。

 大家可知道這樣的機率有多大呢?以中國字的字數和取名字的組合而言,這機率應該是「零」,也就是在理論上,根本不可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。

 如今殉職的劉先生的名字竟然是「天下」,所以這樣的巧合,除了用不可思議之外,還能怎樣解釋?「天下」既然已死,如何「圍攻」?

 在命理學中,有所謂的「替代」,如今既然「替代」已經發生,所以,即將發生的事情就會生變。至於「天下圍攻」會變成怎樣,不要問我,你問我,我問誰啊?我要是真有能預知未來的神通,早就去買樂透獎了。




這篇是引用自“yses895215”的網誌

還不錯的說 !

呵呵!~



本篇文章引用自此
創作者介紹

New Twenty

Aki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