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道理




話說我的四粒仔程度雖然不是很強




但也並沒有說很肉啊




為什麼總是時好時壞呢?




昨天這樣去久違的北車球聖追




只追一百的也輸六七百




晚上去德行跟宇安単打接受下注的




又輸了六百加檯錢兩百




這半天下來又噴了一千五去




真的是很




沒道理




很多球該中不中




還有些已經打到那个“註死奌”了還是不給中




幹!




現在考完期中考了




是該來好好練習一下四粒仔




不能整天被人家瞧不起也不是辦法




等著吧!




總有一天我会討回來的!







創作者介紹

New Twenty

Aki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